洛秋秋儿

手残+语废=脑洞洛秋

我喜欢你,那个遥远的人

喻文州x你【大概?】
一封未能传达的信

诈尸诈尸
这也是一个莫名奇妙的脑洞【我疯了嘤w】
私设咱文州是空少,文中的你当然就是乘客啦哈哈哈哈【什么鬼啊这……我大概真的是疯了嘤】
文笔超渣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鬼
请各位轻喷QAQ
下面是正文:

你送我去到我想要到达的地方
三小时的航程
几天后你接我回家
航程依旧是三小时

工作结束走下飞机的你感到释然
而我却从此释然不了了
我只是你乘客当中的一员
却贪恋的想留在你身边
你在天上
而我在陆地
你会遇到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人
去到很多我所不能去的地方
而我只能在校园里
面对那些早已熟悉的面孔
我们之间的距离感太过于强烈
我记得你的容貌你的声音你的名字
而你却不会知道有我的存在
你身边有许许多多漂亮的优秀的姑娘
而我也只能是在你不知情时
微风卷起尘埃中的那微小的颗粒


我喜欢你,那个遥远的人

喻黄
论如何治病【这是一个神奇的脑洞】
短小+渣文笔
请各位客官轻喷QAQ

“队长队长队长!我要疯了疯了疯了!我现在感觉我要死了真的!那种要死的感觉你能明白吗!队长你救救我啊嘤嘤嘤QAQ”黄少天坐在座位上一脸生无可恋的对喻文州抱怨
“少天你这是怎么了?”喻文州一脸懵圈的看着黄少天,不知是发生了什么竟让他如此激动,莫非是黄少天在群里被禁止发言以至于按耐不住心里的洪荒之力?
黄少天神神秘秘的打量了周围,然后凑到喻文州耳边呼着热气轻声说着:“我好像得了一种喜欢喻文州的病,队长,你说这病能治好么?”
听完这句话的喻文州稍稍愣怔,而后勾过黄少天的下颚在其唇上落下轻柔的吻,笑意加深,贴近面前人的耳边柔声说:“这病是绝症,无药可医。”
喻文州表示:想治这病?呵,休想